起点文学
第二十章 人定胜天(1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十章 人定胜天

      五百年前长安城

  观音菩萨立与城墙之上,神情漠然,待寻得玄奘气息,定眼观瞧却是在一青楼之内,不由皱起眉头,面带鄙夷。

  来到近前,站在门口,以法术传音于内。早有老鸨看一姿色绝美女子立于店门,心生不快,直道是哪家贵公子妻室过来滋事,仗着人势上来拉扯询问:

  “小娘子,有何事?切勿耽误我做生意。”

  “滚!”

  观音哪里忍受得了这风月场所之人近身,气息微露,自身上飘出一丝蓝火,直奔老鸨,只见那老鸨浑身起火,惊声尖叫。眨眼间便烧成灰烬。路边行人四散逃走,连声呼喊。

  观音也不进去,只觉得脏了自己眼睛,只有传音道:

  “师叔若是再不出来,这楼里之人性命我不能担保。”

  又过了片刻,只见玄奘从里走出,左右揽着两个女子,来到门前,皱眉盯着观音说道:

  “你便是这般草菅人命的?”

  观音只看那玄奘一身僧衣大敞,坦胸露乳,满身酒气,与自己说话,还时不时和身边女子调情。面目狰狞的说道:

  “师叔,本来您的事我不该过问,只是您这般行为,怕是丢了我佛门的脸吧?”

  玄奘听罢,摸了一把身边女子胸部这才冷笑道:

  “丢佛门的脸?怕是你们所为更胜我一筹吧。”

  观音也不辩驳,许是想尽早离开,只皱眉说道:

  “师尊请师叔担当这大唐国师一职,不知道师叔考虑的如何?”

  “哈哈...拿我徒弟们性命换的国师吗?你不觉得他比我脏吗?”

  “师叔,请勿口出狂言。”

  “狂言?他设计诓骗我师徒,引仙界诛杀我等,再收那渔翁之利,还有比他还狂之人?”

  “师尊所为皆是为弘扬我佛教义,普度世人!”

  “呵呵,那你们的佛还真是让人恶心。”

  “师叔慎言!”观音气息骤变,浑身佛光尽显,伸掌便挥,刹那间便已到玄奘身边,欲要打,看见玄奘一副求死的模样。又将手收回道:

  “师叔,欲求死,也不必借师侄的手吧?”

  玄奘沉默无语,只低着头,望着地面。神色痛苦,慢慢摊到在地推开身边女子。低声说着:

  “你且去回他,我不是他的狗,若他再逼我,别顾我违背誓约,踏上灵山。”

  观音看玄奘模样,冷笑一声转身踏云而走。眨眼间便消失不见......

  长安城姚府

  且说大圣,熬宝两人面对这无赖一样的玄奘,无可奈何,只能任由他在自己身边聊些那风花雪月之事。那玄奘口若悬河,只讲自己五百年来和哪些寡妇,小媳妇有旧,讲的绘声绘色。

  大圣看熬宝时不时蹦出个然后呢,聚精会神的看着玄奘一脸神往,哪里还有刚才喊打喊杀的模样。不禁摇头擦了擦脸上的吐沫。只看自己的书去,不再理会。

  那玄奘撇了大圣一眼,见大圣自顾在哪看书,又想到原来那个深沉倔强的猴子。不禁有些眼神发愣。只呆呆的看着他。熬宝见那玄奘突然不说话。直急的拽他衣袖,喊道:

  “秃驴!快些讲来。你与那小寡妇关上门然后呢......”

  玄奘回了回神,躺在竹椅上摇晃着说道:

  “熬宝啊,爷爷累了,明日再讲。”

  熬宝气的爬下床来,揪住玄奘耳朵喊道:“秃驴!快些讲,哪有你这般讲故事讲一半的!”熬宝见那玄奘也不怕疼,任由自己揪住耳朵,也不言语。无奈又爬回到自己床上,赌气一般背过身子。

  大圣见此,哑然失笑。

  玄奘睁开眼,喝了口酒,看着大圣说道:

  “老兄,来口?”说着将酒壶递给了大圣。

  大圣舔了舔嘴唇,接过酒壶,看了一眼玄奘身上衣服,起身拿起熬宝衣袖,仔细的擦着壶嘴。

  “......”玄奘

  “......”熬宝

  大圣擦过壶嘴,又用自己衣袖擦了一遍,这才离嘴倒了一口,仔细品味,只觉这酒,口味微甜,入口温润爽滑,满口生津。不由又倒了一口,对玄奘道:

  “好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