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点文学
第594章 赵构秦桧对金国下跪引起大反弹,刘邦气到破防(1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94章 赵构秦桧对金国下跪引起大反弹,刘邦气到破防

    很多时候,人们都觉得坏人天生就比好人更聪明,好人天生就应该被坏人玩弄在掌心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认知。

    秦始皇对着扶苏语重心长地开口:

    “张居正是好是坏?”

    扶苏想了想,诚恳道:

    “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秦始皇嗯了一声,又道:

    “张居正这辈子,是不是把所有的坏人都斗垮了?”

    “斗垮了坏人,是不是又继续改革,最终给大明续命几十年?”

    “若是岳飞、李纲、宗泽、韩世忠、王庶……这些主战派能有张居正的聪明,秦桧之流的坏人还能当道吗?”

    扶苏呃了一声,终于对自己父皇的话信服了。

    原来,当好人是真的需要比当坏人更聪明的……

    至少在政坛上是如此!

    金幕中,视频继续播放着。

    【秦桧在排挤走王庶之后,短暂地成为了独相。】

    【赵构并不是傻瓜,自然会打算继续任命新的宰相。】

    赵构召见了中书舍人兼直学士院勾龙如渊。

    勾龙如渊原本姓勾,但为了避讳赵构,就将姓改成了“勾龙”。

    勾龙如渊对着赵构道:

    “陛下既然已经将赵鼎等奸佞罢相,便应当召集新的贤人为相。”

    “亲君子,远小人,此乃帝王正道也。”

    赵构对此自然并无意见,问道:

    “君子为谁?”

    勾龙如渊道:

    “孙近、李光皆有大才,大名。若召这两人为相,大宋朝廷安矣。”

    赵构闻言,有些迟疑:

    “孙近此人,朕也是看重的。但李光可是被赵鼎临去前推荐的,能用?”

    赵构现在已经是烦透了赵鼎,自然不愿意再用赵鼎的人。

    勾龙如渊忙道:

    “陛下有所不知,这是赵鼎的奸计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故意在离去前推荐李光,便是为了让陛下刻意不用李光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识破其奸计,反而用李光为相,便是大宋的福祉了。”

    赵构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勾龙如渊离开皇宫后,很快来到了政事堂,面见秦桧。

    原来这勾龙如渊乃是秦桧的心腹党羽,向赵构推荐的两个人选,其实就是秦桧中意的人选。

    秦桧询问了一番勾龙如渊,得知了赵构的态度,便道:

    “等会本相再去面见陛下推荐李光便是。”

    勾龙如渊点了点头,又道:

    “秦相公,还有一事你也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“御史之中有许多人对相公可是非常仇视的,相公何不委任一名得力人手出任御史中丞?”

    “只要掌控了御史台,相公的地位便稳如泰山了。”

    秦桧连连点头,道:

    “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很快,秦桧又来觐见赵构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已经考察过了,李光也同样是力主和议,而且态度绝对不会像赵鼎那样又臭又硬。”

    “有李光为相,和议绝对能尽快达成。”

    听着秦桧的推荐,赵构也算是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召孙近、李光入朝为相吧。”

    秦桧趁机又道:

    “陛下,王庶虽然离开,但朝堂上主战派的余孽还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可任用勾龙如渊为御史中丞,用御史台对这些主战派进行猛烈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陛下自然可耳目清净,大宋和大金之间的议和也不会遭遇阻碍了。”

    赵构闻言,微微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勾龙如渊是秦桧一党的人,赵构内心很清楚。

    御史中丞,这就是所有御史言官领导。

    把这个职位交给秦桧的人,好吗?

    但在秦桧的劝说下,赵构还是决定任命勾龙如渊为御史中丞。

    【御史台原本是大宋皇帝用来钳制相权最有效手段,赵构将御史台交给秦桧党羽,是一个真正的败笔。】

    【在勾龙如渊出任御史中丞后,御史台之中大量忠义言官被免官流放,秦桧由此再无任何顾忌,露出了独断专行,极力向金国投降的嘴脸。】

    金国,中都。

    完颜挞懒带着愉快的笑容,对着面前的其他金国大臣说道:

    “各位,我之前的那个家奴秦桧如今已经是宋国丞相了,他也写信过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可以看一看这封信。”

    众人对视一眼,传阅了一番这封秦桧的亲笔信。

    在信上,秦桧以奴才的身份先是向完颜挞懒这个主子和金国皇帝问好。

    随后的内容之中又表示,“凡大金所请,奴才必言明康王,命其遵从。”

    完颜蒲鲁虎看完信之后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挞懒,没想到你之前派往南边的这条走狗,竟然真能对大金起到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你是立了大功!”

    兀术哼了一声,冷冷道:

    “这些江南的文官都是没骨气的废物,这种事情见多了,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兀术对议和一点都不热衷。

    在这位四太子看来,就应该倾国之师南下,直接灭掉南宋!

    完颜挞懒也听出了兀术话语中的冷嘲热讽,当即反击道:

    “兀术,我的一个奴才就能达到你几万大军都拿不到的战果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    “但凡你之前那些仗能打赢,咱们大金需要和江南议和吗?”

    这一下是真正戳中了兀术的痛处,兀术大怒之下,直接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完颜宗干的表情也很难看,道:

    “江南的议和无非就是拖延时间,你们在等什么,等岳飞几年后变得更强,然后继续北伐?”

    完颜蒲鲁虎重重地哼了一声,道:

    “有秦桧这条大金走狗在,岳飞拿什么北伐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一天天想打仗都想疯了,大金都打了几十年的仗了,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大金,是时候该和平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【金国内部对议和同样充满争议,但最终完颜蒲鲁虎、完颜挞懒为首的主和派占据主流,压倒了完颜宗干、兀术等主战派。】

    这一年十一月,金国“诏谕江南使”张通古带着金国皇帝完颜亶的诏书,和宋朝使者王伦一同从中都来到临安。

    在张通古出发之前,金国人的文书就已经抵达了临安府。

    秦桧拿着这份文书,急匆匆地来见了赵构。

    “陛下,只要答应这些要求,和约就能真正签订了!”

    赵构闻言也是大喜,赶忙接过文书,细细阅读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称宋国而称江南,不称通问而称诏谕,此上国对臣属惯例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大金诏谕使当高居厅堂之上,江南接伴使必须位于下首角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诏谕使所到之处,江南各州县当以天子之礼节相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江南康王赵构当跪拜于大金诏谕使足下,奉表称臣,领受大金皇帝诏书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可得和平。”

    赵构看着这文书上的要求,表情也是微变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赵构才迟疑着开口道:

    “秦卿家,这大金的要求,似乎有些过分啊。”

    秦桧忙道:

    “陛下,这怎么就过分了呢?”

    “咱们本来就打不过大金,在礼节上稍微让步一下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?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和平,和平啊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和议签订,陛下您最希望的长治久安不就来了吗?”

    赵构闻言,不由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“也是,朕一时受辱倒也无妨,就是担心下面的臣民百姓们会有怨气,让朝廷根基动摇。”

    秦桧此刻已经完全掌控了御史台,自然是信心满满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陛下放心吧,谁要是敢说个不字,就让勾龙如渊带着御史弹劾,让他们统统滚回家里去!”

    赵构闻言,心中也是大定。

    对啊,御史台都已经被清理了一遍,难道还能有什么意外不成?

    于是赵构很快就发了一道诏书:

    “……大金遣使至境,朕以梓宫为还,母后在远……南北军民十余年不得休息,欲屈己就和。”

    【赵构和秦桧这对君臣本以为将赵鼎、王庶给等罢相,随后又清洗了一番御史台,就足以掌控乾坤,让所有臣民都接受屈辱求和的事实,不会再有任何异议。】

    【但他们低估了华夏子民的自尊和骄傲。当金使的要求、和议的内容被公布之后,整个大宋境内所有军民都震惊了,愤怒了。】

    最先做出反应的,自然就是在外的大将们。

    岳飞在鄂州得知消息,气得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秦桧这个奸贼,祸国殃民,怎么敢让陛下和大宋蒙受这种耻辱!”

    岳飞一连写了十道奏折,激烈反对这种屈辱的议和。

    但反应最大的边将还不是岳飞,而是韩世忠。

    无他,金使南下不会经过岳飞的防区,但却会经过韩世忠的防区!

    韩世忠立刻召集了所有将领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金狗,老夫是绝对不会向金狗使者下跪,行天子礼的!”

    韩世忠麾下的所有将领同样也是气疯了,一个个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直接杀了这些金狗好了!”

    “金狗只要进咱们的地盘,来一个杀一个,来两个杀一双!”

    “金狗的脚要是敢踏上咱们的地盘,直接就给他砍了!”

    在这种愤怒的氛围下,韩世忠一连上奏十余封。

    这些奏折中,韩世忠强烈要求和金国决战,还要求前往临安府亲自面圣。

    赵构和秦桧自然是不敢让韩世忠来的。

    但,这还并不是全部!

    就连一直以来负责保卫临安府,由杨沂中率领的御营军,同样也大感愤怒。

    许多御营军的将士直接去找了杨沂中,一个个双眼赤红。

    “大帅,金狗杀了我家所有人,现在金狗使者来临安,却要让我们对他们下跪,去护卫这些金狗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“我和金狗有血海深仇,让我去下跪,我还不如死了算了!”

    “大帅,你给句准话,我们到时候要怎么办!”

    杨沂中其实也是一个只会逢迎媚上,毫无任何主见的家伙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,看着这些一个个双目喷火的老部下,杨沂中也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但凡自己敢说金国一句好话,恐怕今天都走不出这座大营!

    杨沂中深吸一口气,赶忙竭力安抚道:

    “诸位,事情尚未有定论,你们先不要冲动,免得铸成大错!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立刻去找秦相公和陛下陈情,一定将大家的意思传达给上面的大人们。”

    杨沂中赶忙会同其他两名负责掌管临安御营的大将解潜、韩世良(韩世忠哥哥)去政事堂找到了秦桧,随后又去御史台找御史中丞勾龙如渊。

    “秦相公,如今军中将士们无比愤怒,我等也要控制不住了!”

    秦桧闻言不由大怒,教训了杨沂中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帅,怎么连麾下的将士都控制不住?”

    杨沂中摇头,一脸无奈:

    “相公有所不知,军人都是有血性的。我平时自然可以靠施恩和威严控制他们,可眼下这种情况,他们都已经要气得发疯了!”

    “若是朝廷方面不能做出改变,恐怕会引发兵变的!”

    解潜脸色同样也无比凝重,道:

    “抗金乃是国家大义,相公就算派多少将军和军官都没用,下面的士兵们不认啊。”

    “军营之中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把火,就怕金使一来,这火焰直接爆发,恐怕会引发第二次苗刘之变!”

    杨沂中点头道:

    “末将从来都是奉朝廷之命是从,但这一次,局势真的真的非常危险了!”

    秦桧闻言,也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