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点文学
109、人鱼番外(点梗)(1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09、人鱼番外(点梗)

    云城,星期五。

    闻衍关掉电脑,在座椅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之后,打开手机一看,居然已经晚上十点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顾剑寒睡了没有。

    他打开书房的门走出去,外面的灯光亮堂,比书房里暖调的光影刺眼许多。走廊尽头的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,前段时间刚教会顾剑寒使用淋浴,可能是他觉得新奇,最近这些日子浴缸就没怎么用了。

    也许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快到期中了,闻衍学业繁忙,陪他的时间少了许多,也鲜少一起沐浴了。

    闻衍揉了揉太阳穴,抬步朝浴室那边走去。走廊上很安静,于是脚步声就显得格外突兀,还没等闻衍走到,浴室里的水声便停了。

    水声停了,然而里面的人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闻衍靠在玻璃门外的墙边,屈指敲了敲那扇处理过的玻璃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剑寒的声音氤氲在朦胧的水雾里,显得又湿又哑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闻衍语气闷闷的,还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疲惫,只是听起来便觉得说话人一定是垂头丧脑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剑寒跟着他在学校里念了一段时间书,然后发现那些所谓的高数线代、概率论、数理统计他一点也听不懂,他跟在闻衍身边也只是跟着罢了。

    他一向是一个很懂得如何利用已有资源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人,而且不太喜欢没有事干。虽然有时候会陷入极端情绪化的情况,但更多时候又简直理智得不真实。随着他身上创伤后应激反应综合症的逐渐好转,他对闻衍也慢慢变得没那么黏,从偶尔离开他身边,到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独自去上隔壁学院的课程,以及那些钟可竹专门为他开设的演员职业课程了。

    在大学里,没有人认识他,但他独特的气质和出众的外表时时刻刻都在吸引着别人的目光。一直都有人在校园论坛扒他的身份,最终却止步在闻衍身上,似乎所有的信息都与这个大一新生有关,再往下查,就什么也查不到了。

    好在大学的班级形式和行课都比较自由,老师也不会过于关心一个不认识的学生,闻衍平时又带着顾剑寒一起走读,所以也一直没有露馅。

    只是这段时间顾剑寒去公司那边的次数多了些,闻衍独自承受着大学牲期中的学业压力,白日里还没有男朋友让他抱着恢复元气,就好比经历过山珍海味再让他啃野草树皮,自然会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浴室里沉默了一会儿,这一小段时间闻衍已经开启了自我反省模式——顾剑寒平时上课也很累,自己都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还向男朋友撒娇呢?

    他正想说些什么打个圆场就先行离开,让顾剑寒慢慢洗,却没想到浴室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,顾剑寒伸出一只手来拉住了闻衍卫衣的衣襟,猛地使力将他一把扯了进来,把人压在结雾的玻璃门上结结实实地亲了一顿。

    闻衍表面晕晕乎乎,实则内心暗喜,搂着心上人未着寸缕的腰正想反客为主更进一步,却又被顾剑寒打开门猛地一下推出了浴室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闻衍没有防备,也没料到顾剑寒把他拉进来只是想亲他一口,于是就这样云里雾里地挨了一顿亲,再被无情地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“师尊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带着这样的称呼习惯,从某种意义上这已经完全脱离了所谓高低身份的象征,变成了一种单纯的情趣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现在进来的话,我的澡就白洗了。”

    顾剑寒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就是要逗他一下,似乎能从中得到某种乐趣。

    但是逗又舍不得逗狠了,总是忍不住给点甜枣:“乖,外面等我,我也想你。”

    闻衍:“!”

    大晚上的,闻衍的睡意顿时就飞得无踪无迹了。

    晚上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家政都下班了。他突然觉得有些饿,就下楼热了两杯牛奶,烤了四片吐司,端着牛奶杯出来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小客厅里的switch游戏手柄,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玩过游戏了。

    正好现在也不困,作业也做完了,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新出的游戏。

    他把牛奶放茶几上,启动了ns,在steam大屏幕上打开了最新的一款游戏——守护人鱼。

    顾剑寒穿着浴袍出来,在卧室没找到人的时候,表情很明显地冷了一下。他原地站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将浴袍脱了,拿起枕头边叠好的睡衣穿上。那睡衣穿在他身上很宽大,堪堪遮过臀线,领口敞得也很开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简简单单一件格子睡衣。

    他走进小客厅的时候,便看见闻衍坐在地毯上,靠在沙发边,手里拿着一只对他来说很陌生的东西,全神贯注地盯着曲屏。

    连他走进来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这么好看?

    顾剑寒蹙了眉,顺着闻衍的目光看向屏幕。他现在会认大部分的简体字,所以左上角那四个大字——守护人鱼,他第一眼就能辨识。

    他盯了那四个字一会儿,心里有些不舒服,便强迫自己移开目光,看向占据屏幕右边大半的人鱼npc。

    明金色的长卷发,海藻一般地铺在雪白的肩颈和背脊,蔚蓝双眼如同神秘的大海,贝齿微启,红唇微翕,一举一动风情十足。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长达两米的银金色人鱼尾,在海水中折射出粼粼闪烁的波光,稍稍摆动一下便掀起雪浪,漂亮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顾剑寒冷冽的声音突然响起,闻衍侧头往回看,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问题暗藏什么玄机,只知道这局快结束了,他得赶紧打完陪陪顾剑寒,于是此刻便略显敷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甚至没注意到顾剑寒今天穿了他的睡衣,还没穿睡裤,修长白皙的双腿就靠在他身边,他的目光却全部集中在不远处的电子屏幕上。

    顾剑寒忍住想要将闻衍暴揍一顿的冲动,深呼吸了好几个回合,起身从茶几上拿起了属于他的牛奶杯抿了一口。杯中的牛奶还热着,明显加了蜂蜜,醇香清甜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闻衍的发旋,终究没舍得发脾气,只是坐回了沙发上,还是坐在闻衍的正后方,借着沙发的高度将双腿搭在了闻衍肩上,穿过他正在操控游戏手柄的双臂,轻轻贴紧他的卫衣,将他的身体往后勾了一下。

    闻衍的游戏正打到一决胜负的时候,他整个人却像是突然丢了魂一样,手上没了动作,只见电子屏幕里人鱼的尾巴一翻而过,巨大的浪潮扑来,随后屏幕里游戏画面消失,只剩下了一道鲜红的“gameover”。

    闻衍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道提示有些刺眼,然而他却无暇顾及,只是向后仰首,脑袋正好抵到顾剑寒的腰腹处,双眸对上他无辜又平静的视线。

    顾剑寒双手捧着牛奶杯,唇边还沾了些纯白的奶渍,见他仰头望来,便朝他弧度很小地抿了抿唇角,让闻衍分不清眼前人到底是狡黠的狐狸,还是得意的小猫。

    “我快通关了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听起来居然像在抱怨。

    顾剑寒没搭理他,继续喝着自己的牛奶,然而思绪却飘远了,似乎能透过黑掉的屏幕看到某种已然成形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喝。”闻衍扔开了游戏手柄。

    “喝你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在茶几上嘛,不想动。”闻衍故意拉长声音,“我就喝一口,就喝一口……”

    顾剑寒屈指敲了下他的额头,不轻不重,闻衍只觉得像是被收起利爪的小猫爪垫啪地打了一下,随后杯沿便凑到了唇边。

    “少撒娇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撒娇啊。”闻衍喝了一口热牛奶,理直气壮地说,并就着这个姿势靠着顾剑寒稍作休息,“师尊,你的腿冷吗?”

    顾剑寒摇头。

    来到这边以后,他的冰系灵根陷入了沉睡,不再那么畏寒了。况且家里地暖也开得足,并不会把他冻着。

    “等这周忙完,下周我们就去游戏厅放松一下吧……或者师尊想去听演唱会吗?我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巡演。”他仰面看着顾剑寒。

    顾剑寒拨动他额前的刘海,白皙的指尖划过他蓬松柔软的发丝,听着他略显疲惫的声音,内心在某一瞬间变得十分柔软。看着他澄澈而充满爱意的眼神,又顿时将心里种种不虞抛到了九霄云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