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悠然坐在训练场房屋前,一座红木茶台旁的慎宗,此刻虽然并不知晓庭院中骤然间欢快起来的氛围。

    但是无声踏入场地,脸上露出‘我羞与他们为伍’表情的希巴,却瞬间让慎宗脑海里,浮现出了庭院内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人穷志短,我看你这笔投资算是挣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呐,给,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看着希巴伸手递来的空间背包,同样完全不在意这点资源的慎宗,抬手就重新推回了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目光放空望向正拽着可达鸭,在训练场跑道上欢快狂奔的果然翁,便儒雅一笑坦然说道:

    “我送出去的是礼物,交的是你这个朋友,要是你把这件事当做我为招揽投资的生意,那你的心就落入下乘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说,我若真是的想代替家族把你收归旗下,你认为我会仅仅只拿出这么点资源吗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慎宗的眼眸中忽然流露出些许严肃认真之色,回头直视向希巴永不退缩的双眼,便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平民出身的天才,你确实有自傲领先于他人的资本,但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们这些,立足于关都大陆上千年的传统家族了。”

    “权利、资源、财富、皆是虚妄。”

    “唯有自身的力量,才是根本。”

    “言尽于此,你还是自己好好想吧。”

    骤然间被慎宗教育一通,但是又明晰眼前人讲得没有任何错误,只能用手掌暗自握紧背包肩带的希巴。

    不由微挑眉头,强压下不适吐出一口浊气,方方正正坐在慎宗对面的椅子上,把空间背包放在脚边。

    端起茶杯如牛嚼牡丹一般,将里面的茶水倒进自己嘴巴,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礼物我收下了,另外你今天的这番话,算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得到希巴已经冷静下来的信号,一脸正色神情肃穆的慎宗,先是给他的青花茶杯,添满上好山泉泡的茶水。

    脸上缓缓露出一抹别致的豁达笑容,不慌不忙从衣兜里,掏出特地为希巴准备的情报后,这才压低嗓音隐讳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朋友之间不必隐瞒什么,联盟最近要招收一批平民出身的训练家,用以平衡联盟内部尾大不掉的家族派系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这条道路危险重重,政治利益遭到侵犯的众多家族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甚至有可能会迫于压力,动用某些见不得光的地下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但只要踏进这支,联盟直属训练家部队的大门,联盟会长达马岚其,就会成为其最坚硬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报名参加联盟直属部队的资料,以及怎样审核选拔的具体情报,静静放置在两人中间的红木茶台上。

    而根本没想到慎宗会将这件事,如此直白告诉自己的希巴,则眼神疑惑茫然的谨慎打量着,桌上平平无奇的棕色牛皮本。

    联盟要招收平民出身的训练家?组建抗衡家族的直属部队?

    并且面前的家族少爷,还把这个消息特地告诉了自己,言语间好像还十分赞同联盟的此番决策?

    丝毫想不通这些问题的希巴,在双手撑膝沉默几秒钟,回想一遍师父离开前的教诲后,最终还是凝重的抬起头,望向了谜一般的慎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