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时间来到第二天上午。

    金黄市商业大街转角。

    藏黑色私家汽车里,两条细长大腿被哲学家可达鸭霸占,单手宠溺揉弄果然翁大脑袋的慎宗。

    望着马路对面不远处,即将开门营业的陨石博物馆,神态自若从身旁的背包里掏出一颗橙橙果,不慌不忙塞进可达鸭的扁长嘴巴。

    然后回过神将自己的冷静目光,放在副驾驶位管家龙伯的身上,松开果然翁滑滑弹弹的海蓝色肉体,便慢条斯理的说道:

    “龙伯,等会我先下车自己进去逛逛,麻烦你跟司机开车去趟金黄百货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购买一些金色蕉香果、谜芝果、其他稀有品种的树果也顺便买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母亲的额度应该还有不少,这次就先用那张卡上的点数吧。”

    “呼∽彩虹道馆…”

    听到少爷自带上位者气息的吩咐,以及最后那声略微有些沉闷的呼气,龙伯苍老浑浊的眼球里,不禁也浮现出了淡淡的阴霾。

    记得貌似是从三年前开始的吧,彩虹道馆在搭上佐佐木家族的线后,便直接撕毁了源氏家族跟彩虹道馆,维系了数十年的合作关系。

    转而将产出的各种珍贵树果,全部都交给了佐佐木家族的渠道售卖,源氏家族曾经安放在彩虹森林中的果树,他们如今也是能拖就拖、拒不归还。

    从而导致源氏家族现在某些自种不够的树果,都必须要到石英高原的专卖区,或者是金黄百货的六楼才能购买,因此双方这两年的关系也恶化不少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当时正值神奥战争爆发,家族势力大部分都赶往了天冠山脉,恐怕群情激奋的源氏族人们,早就踏破彩虹道馆的大门了…

    每当想起这些不好的回忆,年龄已有七十三岁的龙伯,都会忍不住怒火中烧在心里痛骂彩虹道馆几句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,这件事就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得到龙伯一如既往的恭谨回复,跟他侧过身递来的猫老大精灵球,眉宇间好似并不怎么担心自身安全的慎宗,轻飘飘扣住把手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同时用胳膊抱住可达鸭,勉强还可以称之为腰的部位,微笑着摇头拒绝掉果然翁求抱抱的希冀目光,便雍容雅淡的朝龙伯说道:

    “不要为难商场的工作人员,把树果买齐就立马回来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跨步走下汽车,怀抱黄色鸭子,领着索纳斯∽慢步走向刚开门的博物馆。

    简单明了给守卫在入口处,警惕扫视四周的几名训练家,掏出昨晚由馆长提前派人送来的贵宾卡。

    无视掉隔壁通道排队游客们的羡慕,悠闲走进这座号称整座大陆,拥有最多陨石且允许参观的大型独立建筑。

    懂得面容表情是为自己服务的慎宗,脸上恰如其分露出一抹骄阳似的笑容,望了望头顶好似前世,九零年代的监控摄像头。

    看向正前方一路小跑过来,故意拿着白色手帕不停擦拭额头汗水,佯装成在办公室紧张等待许久,谄媚向自己问好的博物馆馆长,便随和说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