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桧皮镇,观光酒店六楼。

    清晨的璀璨阳光挥洒在洁白纱窗上,挺直后背盘腿坐在房间内,紧闭双目冥想一夜的慎宗,此刻终于正式恢复到了,他往日里精神饱满的活跃状态。

    看一看钟表上的时间,身躯后倾躺倒在天鹅绒大床上,左右来回翻滚伸个懒腰,吵醒还在深度冥想的果然翁,与不知何时已经睁开聪慧眼眸的可达鸭。

    再坐起身思维严谨的回想一遍,自己昨天在小镇路口,拒绝龙伯暂住乔伊家族精灵中心提议的理由,跟选择这家观光酒店的几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唉∽”

    “人情债,最难还了…”

    目光深邃低头叹息一声,走进卫生间打开淋浴开始洗漱的慎宗,悠悠看向通风窗外一览无余的呆呆兽之井,以及周围地面正在晒太阳的粉色爬行生物。

    稍稍挤出一点洗发膏在头上抹匀,用手快速揉搓打发至其变成泡沫,便极为清爽痛快的放水冲洗起了,自己这颗最近不太冷静镇定的高傲头颅。

    玉虹学院的入学面试当天,弃之不理周遭同样成绩优秀的诸多考生。

    小天王杯夺冠的夜晚宴会,凭借钞能涌动展现高人一等的贵族姿态。

    金黄商业街的陨石博物馆,熟练运用权势获得横山运平的地址信息。

    还有在源氏族地的祠堂内,手握暖玉吊坠强势压制自己的两位叔叔。

    到底他是在不知不觉中,被关都大陆传统家族的狭隘偏见给影响了,还是他作为自我感觉良好的穿越者,下意识对精灵世界土著的轻看蔑视,导致心底傲慢丛生呢。

    随着泡沫全部消失于地漏中,慎宗用毛巾擦干自己略显精壮的身体,目光寡淡的慢步走出浴室,换上旅行箱里的崭新衣服。

    依旧没有想通问题关键的他,平静扫视过乖乖坐在椅子上,相互无声比拼耐心的果然翁和可达鸭。

    眼神莫名恍悟,自我审视之心也忽然间发生变化,就好似细雨滴落湖面,掀起点点波澜一般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因为那颗为权利、欲望所悸动的心,他收服的两只精灵才会如此特别,代表着他仍在向往给心间,留有一片灵魂净土吧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中午两点,观光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“少爷,关于本地呆呆兽的具体领养流程,我已经向桧皮镇的镇长,以及警局负责这方面的人员,打听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想要收服的话,预计咱们需要以家族的名义,给桧皮镇的财政部门,捐款五亿精灵币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原本规定每月一次的领养检查,跟半年一次的呆呆兽心理健康咨询,镇长都同意予以免除。”

    听着龙伯稍显自得的汇报,面容谦和欣赏观望路边鲜花的慎宗,轻飘飘回过头迈步走向不远处的呆呆兽之井,便语气平和的对他说道:

    “目前这个小镇里究竟存在不存在,能够让我上心的精灵还两可呢,您也不要太把这件事当做重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就算他们不答应,我硬是收服一只呆呆兽,他们又能拿我怎样呢。”

    脚踏轻风几步路转过拐角,到达这座桧皮镇的著名景点,居住着数百乃至上千只呆呆兽的古老石井。

    脑海思绪已然被提升实力占据,丝毫不愿浪费时间的慎宗,直接激发超能力覆盖瞳孔,一只一只的详细探查起,附近呆呆兽体内显现的潜力星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