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。

    时间悄无声息的来到,精灵球匠师钨钢大师跟慎宗约定好,亲自送手工精灵球上门的日子。

    桧皮镇人烟稀少的街道上,闲来无事站在路边唠叨家常的三五人群,一人手抓一把炒制瓜子,满脸八卦的讨论着小镇镇长,最近遇到的烦心事。

    独自居住在呆呆兽之井附近的森林中,丝毫不清楚前几天究竟发生什么的钨钢,则大步流星的从他们身旁走过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你们几个都听说了没有,呆呆兽寺院的僧侣前几天在城镇署厅,好像说因为丢失呆呆兽的事,他们寺院准备向镇长问责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啦,貌似是一个关东来的少爷,在得到镇长同意的情况下,给署厅捐赠了一大笔钱,抢了呆呆兽寺院住持看中的精灵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对吧,我怎么听说是咱们镇长,为了修路的钱才答应,那位来自关东的小少爷,让他收服一只呆呆兽,结果那些僧侣就不满意,炸毛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扯那么多没用,我就只知道那个小少爷,收服呆呆兽给咱们钱了,他们寺院可从没给过钱,而且还把呆呆兽之井当做了自己的地盘,我呸。”

    虽然性格孤僻但心系家乡的钨钢,无意识接收到如此多的重要信息,脑海中瞬间便浮现出了慎宗的音容面貌。

    收钱烦心的镇长?

    来自关东的少爷?

    署厅问罪的僧侣?

    怕不是这位贵族小少爷,收服呆呆兽得罪寺庙僧侣,给自家小镇的镇长惹了个大麻烦吧!

    心底最为明白作为城都地头蛇,霸占开悟之湖的呆呆兽寺院,究竟有多么大能量的钨钢。

    核桃大小的环形眼眶中,流露出浓郁的忧虑之色,就立马加快脚步极速走向了,他刚刚在警局打听到的地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与此同时,根本不知道桧皮镇镇长被僧侣们问责,这一个礼拜乖乖待在房间里,跟呆呆兽联络感情的慎宗。

    也在和三小只们悠闲吃过早餐后,突然被面容严峻的龙伯叫到一旁,神情肃穆的轻声询问起了,选择远月镇旅行的具体原因。

    “少爷,出发前的所有准备工作,我已全部按照您的吩咐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还是有些不懂,那个连鲤鱼王都不会扎根停留的地方,为何会忽然得到您的青睐呢。”

    面对龙伯避无可避的审视目光,以及履行他管家职责的庄重询问,脸上迅速浮现出纯真笑容的慎宗,随即慢步走到落地窗边,从容自如的说道:

    “前往远月镇去结交横山运平,这是经过我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,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,请您支持我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这件事不能让父亲母亲知晓,更不能让族里人和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着自家少爷脸上的安抚笑容,跟纯黑眼眸中透露出的认真之色,对横山运平贵族之耻的称号,同样有所耳闻的龙伯。

    幽幽长叹一口气,慢步走到落地窗边跟慎宗并肩而站,望向窗外那群懒洋洋的呆呆兽,便语气消极的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唉∽少爷,我不懂到底是怎样的重要理由,会让您愿意冒着自污声誉的风险,也非要去跟那种烂人结交,但我会为您安排好一切的。”

    得到龙伯叹息理解的答复,慎宗堵在胸口好几天的那股忧心郁气,顿时便随风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随后转过身从自己的空间背包里,掏出那张陨石博物馆的馆长名片,稳稳递到龙伯苍老干枯的手中,就不假思索的顺杆说道: